億利出沙漠記:“庫布其”概念股來了

2019年05月22日12:32來源:中華工商網 作者:黃濤

  正式宣布單平臺戰略,王文彪大約躊躇了很久。

  521日,上市公司億利潔能發布公告,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億利集團、億利控股及特定投資者持有的億利生態100%股權,并募集配套資金用于標的資產在建項目建設。公告發出之際,股票同時復盤。

  實際上,半個月前消息剛剛披露,就引起了市場的強烈興趣:這個早已在籌謀之中的計劃,引發數次猜測,至此塵埃落定。億利潔能會不會更名為億利生態,或許已經箭在弦上。

  靴子落地了!億利躊躇有年的生態股份公司上市進程,最終選擇了維持“單平臺”戰略,億利集團將持續專注做強旗下的上市公司。

  生態上市

  悉心觀察億利,會發現億利很“土”。

  億利所從事的產業,既不時髦,也不新銳,更沒有開腦洞的故事可以講。追根溯源,這家從沙漠小鹽場成長起來的集團公司,一直在土坷垃里刨金子。

  梳理億利三十年的企業史,會發現這家公司從來沒有歲月靜好過,一直在戰天斗地,絕境中求生。這三十年,很多起于鄉閭的民營企業,走出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而億利,則是走過了一條從沙漠到農村,再到城市的艱辛之路。

  一路闖關的成果,就是中國第七大沙漠——庫布其沙漠,整體被治理。而對庫布其模式的價值的肯定,經歷了一段“出口轉內銷”的歷程。在聯合國環境署和國際防治荒漠化公約組織的數次鑒定中,給出了這樣的評價:中國人不僅徹底阻遏了庫布其沙漠擴張的腳步,還把他有步驟的治理和綠化。

  贊譽紛至沓來,億利被推上了巔峰,各種榮譽和獎項拿了不少。

  不過,“地球衛士”也好,“治沙領導者”也好,榮譽等身并不能解決不了億利下一個三十年的命題:被“仰望”的只是過去,治理沙漠的庫布其模式,能否成為解決生態問題的通行方案?

  問題又回到了原點:就像從沙漠里淘金一樣,庫布其模式的推廣,也需要找到一種完全合乎商業邏輯的生意鏈,惟其如此,才能以“市場”的方式,走出自己的全球化之路。

  將以“庫布其模式”為核心的生態產業服務打包上市,是解決這個問題的鑰匙。當“庫布其”概念亮相A股,會有什么樣的表現?想必王文彪的內心,仍然會有幾分忐忑,那要比幾座獎杯更為迫切。

  至少從三年前開始,媒體對于億利生態的上市,已經報以了極大的關切。王文彪也多次宣稱,會將億利的生態產業整體打包上市。

  是的,“庫布其模式”不應該只是億利前30年的總結,還應該是下一個30年的開始,到資本市場接受投資者的挑剔,才是“沙漠經濟學”的最終勝利。

  30年的治沙、治水、治氣、綠化過程中,億利積淀了海量的“山水林田湖草”數據、種質資源和氣流植樹法等專利技術,這是億利的寶貴財富,這些財富需要轉化為實實在在的賬面數字。

  2018年,在庫布其治沙30年的總結大會上,億利集團曾公開向媒體透露:億利生態可能會單獨選擇上市,也可能將資產整體注入到億利潔能中。即,億利集團可能會出現兩個上市公司平臺,或集中于一個。

  路徑并不重要,一或二,分或合,最終的行動綱領,都是讓億利生態實現上市。

  生態能加什么

  億利一切產業基礎,都建筑在先修復一片沙漠上,在與大自然的纏斗中,創造出生存空間。由此及彼,由近及遠,陸續孵化出生態健康、生態農業、生態人居等產業。

  如今,億利的生態產業,一則通過提供生態修復技術與工程獲得收入,一則通過土地的增值和資產化獲得收入,而沙漠改造出來的土地,就像剛剛生成的一張白紙,可以在上面縱情地“涂鴉和創作”,導入已經探索成熟的產業。

  這既是庫布其模式的成功密碼,也是億利未來三十年的核心競爭力。

  那么,它的價值究竟是什么?

  要說明其價值所在,仍要回到原點——沙漠生態的脆弱性。庫布其模式的最重要的價值,就在于與沙漠生態和諧共生,沙漠是資源的寶庫,卻并非宜人的田野,只有特定的產業才能立足:億利的生態藥業,生態康養,生態文旅,生態農業,生態光伏,都是在不斷失敗中尋找出來的可行之道。

  當你驚嘆于沙漠淘金地驚人智慧時,也應明了它的另一面:在探索這些產業的同時,億利是在不斷地試錯中前行,成功令人感奮,失敗卻是常態。沙漠的種質資源庫,是無數種植物優勝劣汰中精選出來的;氣流植樹法專利技術,也是在無數次植樹的功敗垂成中探索而成……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或者說“尊重自然,生態為本”。這些認知,對其他人來說,是一句口號、是一個理念、是一句漂亮話,但在億利人看來,是在不斷失敗中磨礪而來,是歷經了無數次挫折之后的心得。

  那么,在已修復的土地上,系統導入已經驗證的生態產業,是億利生態上市的最大價值。換句話說,億利的“生態+”,就是加入其已經驗證的產業。

  那么,我們仍可以梳理一下,億利的“生態+”,可以加些什么?

  這仍要回到億利開發沙漠的原點——發現甘草。在沙柳之間種植甘草,是億利最先發現的沙漠商機。甘草這種耐寒耐旱的植物,是2000多種草藥中用量最大的一味。具有頑強的生命力,人工采集其可用部分,可作為藥用的作物。同時,甘草作為豆科植物,具有改良土壤、增加土壤肥力以及氮含量的效果。

  甘草在億利開發沙漠的歷程中居功至偉,這株植物的發現,不僅在于延伸除了沙漠藥業,而在于改變了億利人對沙漠的根本認識。之前,億利修通了穿沙公路,用物理的辦法來對抗沙漠,但從發現甘草獨特的作用后,由對抗沙漠變成了利用沙漠。

  就像大禹治水由堵變疏,億利治沙由對戰變為利用,由此開啟了庫布其模式之路。依托甘草種植,億利首先開發了生態藥業;如今,種植甘草也已經在甘肅騰格里沙漠和新疆塔克拉瑪干沙漠進行了復制推廣。

  “生態+”的第二階段,就是在改良后的沙漠土地上發展生態農業,億利在庫布其沙漠腹地,利用節水灌溉技術,種出了香脆可口的黃瓜。沙漠牧民,年養羊養牛50萬頭。

  如今,藥業和農業在億利集團的總體雖然不占主導,卻是億利生態服務產業的重要產品。

  在上述產業的基礎上,億利又順勢推出了生態旅游業,如今,以庫布其國家沙漠生態公園為典型案例的旅游產業,也日臻成熟,為億利帶來了穩定的現金流。

  集于一拳

  除了生態藥業,生態農業,生態旅游,沙漠光伏產業,成為了億利生態產業的新起點。

  通過圍封、飛播、大自然修復和林草藥集約化,庫布其沙漠的沙漠土地,正在成為光伏電站的最佳載體。

  沙漠光伏,一舉多得。2018年,億利集團建成了310兆瓦光伏電站。其創新的“發電、治沙、種植、養殖、扶貧” 一體化光伏發電系統,實現了既可發電,又可讓沙漠長出綠色經濟,更可以扶貧一方。

  這是億利為開發沙漠找到的第二把金鑰匙,由此開始,億利的光伏產業從設計到落地發電,短短時間就蔚為大觀。2018年,在國家嚴控光伏電站建設指標之際,億利潔能仍然獲得了國家批復的600兆瓦指標。

  依托庫布其沙漠,億利潔能在沙漠土地上建造生態光伏電站,遠比在城市、鄉村征地成本更為低廉,極大地提高了土地利用價值。

  2018年,已經打造成熟的沙漠光伏產業,被整體注入上市公司,億利潔能由此在2018年獲得了良好的業績表現。億利潔能的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73.71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7.71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46.80%

  億利的“生態+”,加出了藥業、農業、旅游業和光伏產業,未來還會加出什么不得而知,但億利探索的步伐不會停止。這30年來,王文彪的思維,一直在圍繞著沙漠打轉兒。

  在籌謀將億利生態業務上市的同時,為了補足在水處理領域的短板,億利展開了一系列并購,陸續拿下了荷蘭弗家園公司、挪威ScanWater等一些擁有獨立知識產權和技術優勢的環境治理企業,完成了在生態服務產業全鏈條的布局,成為擁有完整的生態產業服務商。

  自此,在將億利生態注入上市公司之后,億利潔能成為同時擁有物理法和植物法兩種土壤修復技術的公司。

  這樣,億利潔能可以將退化土地和污染水土,變成工業用地、城市用地和良田,構建和導入綠色生態產業,一方面獲取生態工程技術服務收入,一方面通過綠色生態產業投資實現收入。

  這兩年,億利生態斬獲的項目訂單已經超過3000億,并以每年10%的訂單轉化率,實施生態工程。所以,將“庫布其模式”為核心資產的生態板塊整體注入上市公司,成為了王文彪最終的選擇。

  雙拳出擊,不如集一拳之力。

  不止于沙漠

  這兩年,王文彪頻頻成為眾多地方黨政大員的座上賓。從甘肅到青海,從新疆到西藏,跟隨著王文彪的足跡,億利的生態修復大軍,涉足了中國西部所有荒漠化土地,也包括高寒高海拔地區的西藏。

  2016年,億利生態揮師西藏,聯合西藏農牧學院、中科院植物所等機構,在海拔4600米的那曲啟動“城鎮植物關鍵技術研發”。在那曲的試驗示范區,億利先后引種了包含鄉土植物在內的各種喬灌木40余種,成功篩選出表現較好的樹種7種,基本解決高寒高海拔地區植物成活和越冬的問題。其后,億利生態作為總包商,以EPC模式綠化那曲的機關單位、城市景觀,讓高寒的那曲也有了郁郁蔥蔥的小森林。

  從沙漠走向更廣泛的荒漠化地區,億利陸續將庫布其模式復制到了烏蘭布和沙漠、騰格里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庫布其模式積淀的種質資源和修復方法論,正在這些荒漠化地區展開實踐。對此,所有人都報之以熱切期待,如果可以復制成功,還將有多少荒漠化土地,變成人類生存空間。

  不過,億利的雄心顯然不止于荒漠化土地。追蹤各地的新聞聯播,可知王文彪還去了河北、天津、福建、云南、湖北……這些省市并沒有沙漠,億利植樹大軍也有用武之地嗎?

  答案是肯定的!

  2014年,億利走出庫布其沙漠,首先進入的戰略要地是京津冀。在承擔張家口“崇禮申奧綠化工程”中,負責京張沿線荒山荒坡的生態修復,同時,針對破損山體、廢棄工礦、雨水沖刷溝壑等地興建奧運迎賓光伏廊道項目。

  在這一項目中,億利的“庫布其模式”整體移植,通過林光互補的方式,一二三產業同步推進,在張北壩上建設的“產業、生態和清潔能源”于一體的光伏電站,取得了經濟和扶貧的雙重效益。

  20174月,億利生態又中標了華北最大的國家濕地公園——官廳水庫國家濕地公園項目,在洋河、桑干河匯合后的永定河漫灘,建設一個集濕地保護、改善生態、休閑觀光為一體的濕地公園,項目80%的投資用于生態修復,并得到了國家專項資金支持。

  由荒漠化土地到全面的土地生態修復,億利近兩年的足跡,佐證了億利生態產業藍圖的構建路線圖。

  至此,以修復土地為基礎,億利開啟了一個以“土”為核心的新三十年,這是億利的又一次戰略轉型。

  回過頭看,億利生態上市,億利依然“很土”。可以肯定的是,億利在土地上的探索不會止步,庫布其概念股的懸念將永遠存續:在綠土地上種下的生態產業,會怎樣打造金山銀山?

 

 

(責任編輯 劉弋瑗)

   

   

  

开乐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