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在意聯邦快遞的反擊

2019年06月28日14:48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作者:李富永
  美國的聯邦快遞最近上演了“窩里反”這一幕。在兩次將中國華為的快件“誤投”到美國聯邦調查局后,它最終對其幕后主使反戈一擊了。
  6月24日,美國聯邦快遞在其官網發布聲明稱,已向哥倫比亞特區美國地區法院提起訴訟,尋求禁止美國商務部要求聯邦快遞執行《出口管理條例》中的相關禁令。
  盡管訴狀中沒有提及華為,但人們普遍相信與華為相關。此前美國聯邦快遞(中國)公司在其社交媒體官方賬號承認,有華為貨件被“失誤”轉運。而且其兩次“誤投”后,已經面臨著被中國政府列入“不可靠實體”名單的危險。
  聯邦快遞這么一告狀,立即將造成其“誤投”事件的背后推手暴露了出來。原來是美國政府在背后指使,只是聯邦快遞作為一個企業,它果真情愿這么干嗎?人們一開始就很懷疑。現在它一告狀,說明他的確不情愿。這明明是砸飯碗的做法嘛!
  對于美國政府與聯邦快遞之間的糾葛,筆者突然想到了“逼良為娼”這個中國詞匯。不過根據更深入的報道,這個說法也不很貼切。事實上,聯邦快遞也說不上“良”與“不良”,企業本身就是賺錢機器,它自己公然違背最起碼的職業道德在先,而且美國的法律壓根也就沒有要求快遞企業必須有多“良”。
  據報道,因不滿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管理條例》對公司帶來的額外成本負擔,美國聯邦快遞日前宣布對美國商務部提起訴訟。之后,聯邦快遞首席執行官福雷德·史密斯在接受媒體采訪中解釋原因說,聯邦快遞無力監管每天數百萬件貨物,而不愿繼續充當美國司法部的執法機關。
  看明白了吧,聯邦快遞不情愿再干類似“誤送”華為文件的事情,倒不是因為他看不慣美國政府的行為對華為不公平,而是不愿承擔由此帶來的經濟成本而已。
  據報道,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管理條例”首先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不需要通過正當法律程序證明快遞公司是否對違規知情,就可以毫不講理地直接判定聯邦快遞這種“公共承運人”違反了這一條例,進而做出異常嚴厲的懲罰。
  聯邦快遞說,這個規定便令聯邦快遞背負上了不該屬于他們這種“公共承運人”的負擔。雖然他們會認真執行包括美國在內的業務所在國和地區的法律法規,并已經為了健全自己的出口管理合規系統投入了很多很多,但他們認為美國商務部及其“出口管理條例”是在“強人所難”。
  聯邦快遞在聲明中稱,該公司是一家運輸公司,不是執法機構。
  原來,聯邦快遞堂而皇之地要卸負擔,是有法理依據的,是根據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而行的。看來,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也不怎么公正,至少不是以維護社會安全為主旨,它賦予公共承運人的“正當權利”,客觀上縱容快遞企業為了掙錢就可以不檢查托運物品,這怎么行啊?萬一里面藏有炸彈、毒品、炭疽粉等危險物品怎么辦?這樣的“自由”對社會大眾而言是自由嗎?
  據此來看,聯邦快遞對美國政府倒行逆施的反戈一擊,談不上有多少道義上的色彩,這雖然難免會讓渴望公平的國人有點失望,不過也不要緊,畢竟美國政府封殺中國企業遏止中國發展的倒行逆施是有目共睹。不僅有目共睹,而且由于其破壞了中美之間按照市場規律形成的產業鏈關系,而招致了美國從經濟學家到業界、從業界到消費者的多層次的廣泛批評反對。最近,美國最大的電腦存儲芯片生產商美光科技25日確認,已經在兩周前恢復向華為供貨。除了美光,英國廣播公司(BBC)26日稱,英特爾等美國半導體行業領導者都已經恢復向華為供貨。《紐約時報》相關報道感嘆,“這些交易充分說明,打擊華為是多么困難。改變將世界電子行業和全球商業連結在一起的貿易關系網絡,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后果。”
  聯邦快遞的反擊,讓我們看清了一系列鬧劇的幕后老板。雖然不說也明白,但公開攤出,倒也難得。要求聯邦快遞在中美貿易摩擦中擔負其道義角色,其實也勉為其難,畢竟它只是一家美國企業。對許多企業而言,原本的動機就是盈利而已。只是在美國政府甚囂塵上、遏止中國的濁浪中,一些企業即使有賺錢的本能,有時也會出現胳膊扭不過大腿的現象,這使它們很難在貿易戰中保持中立地位。
  比如,美光科技的確是恢復了對華為的供應。但據彭博社26日報道,出售的是“不受美國商務部禁令約束的一部分產品”,是“不在出口管理規范的范圍,也不在實體清單的限制內”。根據報道,美國商務部禁令發布伊始,美光科技還沒有仔細研究,就對華全部停供了,現在仔細研究之后,才發現有的產品并不在禁令之內。
  一方面,正如《紐約時報》所言“改變將世界電子行業和全球商業連結在一起的貿易關系網絡,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后果”;另一方面,這些企業的確要執行美國政府的命令,即使是荒謬的命令。這就提醒我們對中美貿易摩擦要有足夠的認識,我們要有必勝的信心,但也要做好各種準備,包括摩擦長期化的準備。(責任編輯 姜珊)
开乐彩官方网站